CCTV『芸術人生』劉若英出演回の字幕


今回は気まぐれで中国CCTVの『芸術人生』という番組に劉若英が出演した回の字幕を読みたい。ただしかなり分かりやすい中国語なので、いちいち翻訳しない。分からない単語だけ注釈をつけた。
※なおこの記事の公開後、いつもの中国人のネット友だちと、別の中国人の方からメールを頂き、僕が意味の分からなかったところについて教えて頂いた。下記に加筆しておく。
主持人:朱军:那这段时间呢 你演的那个《粉红女郎》刚刚在内地热播
nà zhèduàn shíjiān ne nǐ yǎnde nàge《fěnhóngnǚláng》gānggāng zài nèidì rèbō
我特别想问 就是这个《粉红女郎》当中的那个角色跟你生活当中有多少相近的地方?
wǒ tèbié xiǎng wèn jiùshì zhège《fěnhóngnǚláng》 dāngzhōngde nàge juésè gēnnǐ shēnghuó dāngzhōng yǒu duōshao xiāngjìnde dìfang
刘若英:其实除了外表不相近以外。。。笑什么。。。其实挺相近的。
朱军:挺相近的
刘若英:对 但我没她那么疯狂的想结婚,然后也没那么多帅哥追
dàn wǒ méi tā nàme fēngkuángde xiǎng jiéhūn, ránhòu yě méi nàme duō shuàigē zhuī
其它 就是对生命的不放弃啊 然后乐观哪 都挺像的
朱军:那里头让我们印象最深的是粘了两个特别大的板牙
nàlǐtou ràng wǒmen yìnxiàng zuìshēnde shì zhānle liǎngge tèbié dàde bǎnyá
あの中で最も印象深いのは貼り付いている特別大きな二本の前歯ですね。
(※「里头」は単に「中」の意)
你把自己整那么难看,你就不怕你的这个崇拜者失望
刘若英:因为我觉得就是他们如果喜欢我的话,应该不是光是一个外表而已
所以我觉得不管我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样子。。。
这不是跟我过不去嘛
これって私を困らせるつもりね。
朱军:腰身不错。这个
刘若英:其实我真的觉得就是他们应该看的是那个人物的,人物的性格
她越丑大家越会看到她内心的世界,不会被她外表所蒙骗
tā yuè chǒu dàjiā yuè huì kàndào tā nèixīnde shìjiè, bùhuì bèi tā wàibiǎo suǒ mēngpiàn
朱军:外表其实并不重要
刘若英:外表重要。所以后来还是得变漂亮。就是追求美丽是每个女人终身的目标,所以还是慢慢地希望能调整自己。
(※「调整」は日本語と同じ「調整する」)
朱军:我就特别想问在你心里对美丽的定义是什么
刘若英:美丽呀。。。舒服。。。舒服。
朱军:好像不能这样简单的划等号吧
(※「划等号」はいつもの中国人のネット友だちによれば「等号を引く」でよいようだ)
刘若英:可以吗
观众:可以!
刘若英:今天都我派来的
今日はみんな私が派遣した人たちね。
朱军:看出来了 人缘比我好
どうやら私より(観客の)受けがいいようですね。
观众呢 对你的评价 有知识 有文化 很安静 很舒服 是这样的评价比较多一些
観客の皆さんは、あなたの評価に対して、知識がある、教養がある、穏やかだ、心地よい、こうした評価が比較的多いですね。
那我想一个人的气质形成和所生长的环境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好像从小你是跟。。。
刘若英:爷爷奶奶
朱军:跟爷爷奶奶一起长大。多大的时间就跟着他们在一起
刘若英:大概两三 三岁吧
朱军:我知道你的爷爷好像是一个老将军
刘若英:
朱军:奶奶还是一个比较注重传统教育的那样一个人
刘若英:
朱军:是不是在奶奶的这个督导之下 你开始学琴的
shìbùshi zài nǎinaide zhège dūdǎozhīxià
刘若英:
朱军:学了多长时间
刘若英:从九岁开始学,一直学到大学毕业
朱军:在大学的时候,有没有规划过自己的未来?想过我将来回去做什么,或者我想做什么
刘若英:我那时候就想说念书,念到大学毕业,然后就去小学或者幼稚园教钢琴。然后教两年就认识了一个有钱的英俊的白马王子,就嫁给他。
然后再两年就生三个娃,然后就这样知足的过一辈子。
朱军:梦想是要去当教师
刘若英:我一开始就很想做老师。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做老师,我孩子暑假寒假放假,我也跟着放假。他放学,我也跟着放学。我生活作息可以跟着小孩在一块的。所以我觉得。。。
(※「作息」は「仕事と休み」だが、「スケジュール」という意味だと中国人読者の方からご指摘頂いた)
朱军:我以为有多么宏大的理想呢 是因为偷懒才选择这样一个职业。
(※「偷懒」は「怠ける」)
刘若英:对呀 而且暑假寒假听说照领薪水。所以挺好。
érqiě shǔjià hánjià tīngshuo zhàolǐng xīnshuǐ
(※「照领」はいつもの中国のネット友だちによれば「照样能领」つまり「いつものように受け取れる」の意味らしい。別の中国人読者の方からも「普通どおりにもらえる」という意味だとご指摘頂いた。「薪水」は「給料」)
朱军:那后来什么原因就让你进了娱乐圈了
刘若英:应该说什么原因,先让我放弃了这个梦想。就是我在大学的时候,我就教小朋友弹钢琴。
教了半年他都弹同一条曲子。他妈有一天就问我,她说怎么老前奏,进不了歌呀。
老在噔噔噔噔就停了。噔噔噔。因为我自己是被逼弹琴的小孩,所以那小孩每次一上课的时候,说老师我这个礼拜特别忙,我说那别练了。
我每一个礼拜都接受他的解释。所以我到了半年以后,有一天他妈就这样说,她说那你就不用来了。
我想我连一个都教不好,要我教一斑,肯定会误人子弟。
(※「误人子弟」は「人の子弟を誤らせる」で教師を批判する言葉らしい)
然后我一直从小就很喜欢唱流行歌。然后我碰到陈升。他就觉得我挺适合唱歌的。
朱军:我知道陈升曾经说过你,说你既不漂亮 嗓子又不好 那他怎么就可以认定说你能唱歌呢。
wǒ zhīdào chénshēng céngjīng shuōguò nǐ, shuō nǐ jì bù piàoliang sǎngzi yòu bùhǎo nà tā zěnme jiù kěyǐ rèndìng shuō nǐ néng chànggē ne
刘若英:我觉得漂不漂亮跟嗓子好不好跟感动人是没有关系的。
朱军:有关系的是什么?
刘若英:真挚。我觉得是有感而发是我唱的东西。
zhēnzhì. wǒ juéde shì yǒugǎnérfā shì wǒ chàngde dōngxi
跟我表演的东西是我相信的。我相信那个会感动我。
那我相信很多人跟我是一样的。
如果我能被感动,我只要努力把那个感动的心表达出来。他们一样会被我感动。
朱军:可是我知道你到陈升公司去了以后,不是一开始就当歌手。你是在当助理。
刘若英:对。其实就是那种,那种家里的那种佣人一样,要洗厕所啊,买便当啊,台湾要买槟榔啊
(※台湾では「便当」で日本語の「弁当」。大陸では「盒饭」。「槟榔」はビンロウジの成熟した種子で、台湾ではチューインガムのようにかむことがあるらしい)
然后定录音室呀 各种各样的事情 大大小小
朱军:你是充满信心的去当歌手去了 结果就一下子作了助理了
nǐ shì chōngmǎnxìnxīnde qù dāng gēshǒu qùle jiéguǒ jiù yīxiàzi zuòle zhìlǐle
这个心态你怎么能够摆平它
zhège xīntài nǐ zěnme nénggòu bǎipíng tā
(※「摆平」はここでは「厄介なことを始末する」)
刘若英: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我当时做那些事对我而言都是很快乐的。
(※「对~而言」で「~にとって」)
我记得我第一张唱片做的是潘越云的。然后我看到上面写着制作助理刘若英。
我就想像所有人家里面都会有我的名字,藏在那个角落。
wǒ jiù xiǎngxiàng suǒyǒu rénjia lǐmiàn dūhuì yǒu wǒde míngzi, cáng zài nàge jiǎoluò.
我就觉得好有成就感噢。然后我觉得那歌手看到我的时候,就说我要喝水。
然后拿 太冷了 我就拿热的 太热了 拿温的 嗯。
我看到她脸上有那种满意。然后跟舒服,然后进去唱歌。
我觉得那个成就感有时候是比我现在自己站在台前更要有成就感。
朱军:太凉了。
刘若英:那个。。。那我帮你温温。
就是你怎么让自己舒服,让人家舒服。然后还有一个就是坚持。
就是你要相信这些过程中你所学习到的东西一定对你日后是有帮助的。
朱军: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就那么吸引你
nà dàodǐ shì shénme dōngxi jiù nàme xīyǐn nǐ
要让你去坚持。
刘若英:爱唱歌。
朱军:还是爱唱歌。就心里有个信念,我将来做做做 我一定会做到歌手的。
刘若英:其实我做了三年半的制作助理,我已经几乎到后来我就放弃要做歌手了。
但是我每一次进录音室,我看到那编曲第一个音放下去,然后一直到一点一滴完成带子。
dànshì wǒ měiyīcì jìn lùyīnshì, wǒ kàndào nà biānqǔ dìyīgè yīn fàngxiàqù, ránhòu yīzhí dào yīdiǎnyīdī wánchéng dàizi.
(※「一点一滴」は「少しずつ」)
我觉得那个过程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真的你就觉得一切的辛苦都很值得。
而我觉得 反过来说,其实没有一个工作是没有委屈的。
(※「反过来说」は「逆に言えば」。「委屈」は「不満である」「やりきれない」)
我起码我选择了一个我热爱的工作。在里面受点委屈我觉得是应该的。
(※「起码」は「少なくとも」「最低でも」で「至少」と同義の副詞)
朱军:然后来是什么原因就又突然来了转机了让你去做歌手?
刘若英:我当初签的就是歌手合约。然后就签三年 三年没发。
其实合约什么都到期了。
我那时候记得我就在唱片公司楼下就哭了想。
(※最後の「想」はいつもの中国のネット友だちは、次の文に「想怎么永远~」と続くのではないかとのことだ。別の中国人読者の方からは「想哭」の倒置だと教えて頂いた。実際のインタビューを見ると、奶茶は「想」で文を切っているが、息継ぎをしているだけかもしれない。どちらか微妙なところだ)
怎么永远都轮不到我啊
zěnme yǒngyuǎn dōu lún bùdào wǒ a
然后那时候我是助理嘛。我跟着陈升去新加坡跟马来西亚
记得我身上后面背着吉他右边背一伸缩喇叭走边背他的包包。
jìde wǒ shēnshang hòumian bēizhe jítā yòubiān bēi yī shēnsuōlǎba zǒubiān bēi tāde bāobāo
(※「伸缩喇叭」は何となく想像がつくように「トロンボーン」)
然后就穿着白色的体恤牛仔裤
ránhòu jiù chuānzhe báisède tǐxù niúzǎikù
(※「牛仔裤」はジーパン)
跟今天有点像。然后就是这样走进去。然后那时候就碰到张艾嘉。
张艾嘉看到的时候就说这个女 就跟人家问说这个女生是谁。
说她 他们就说是助理。
朱军:好像你在打扫卫生是吧
刘若英:对对 就是那个很劳力 就是卖命的感觉
(※「劳力」は台湾語だと中国人読者の方からご指摘頂いた。「费力」の意味で時間も含めた「労力」のことらしい)
她就说这个女生看起来也没那么像助理的样子。
那时候张艾嘉刚好手上有一部戏。叫做《少女小渔》。
nàshíhou zhāng àijiā gāng hǎoshǒushàng yǒu yībù xì. jiàozuò《 shàonǚxiǎoyú》
(※「叫做」は「~と呼ばれる」「名前は~である」)
朱军:她一下子就看中你了。你真正最吸引她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刘若英:土。
(※「土」は「野暮ったい」)
朱军:土?
刘若英: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缘分吧。就是刚好她觉得这样子的女生是 是 是可以去捏的。
(※「捏」は「親指と人差し指でつまむ」意味。中国人読者の方から「可以去捏」で「形作りやすい」「育てやすい」の意味だと教えて頂いた)
因为大部分在她面前,大家都会想说我今天要见张艾嘉,我应该。
但我没想那天会见到她。要不然我也长礼服就出来。
但那天就是没办法。就是助理的身份,就助理的装扮。
dàn nàtiān jiùshì méibànfǎ. jiùshì zhìlǐde shēnfèn, jiù zhìlǐde zhuāngbàn
(※「装扮」は「扮装」)
朱军:那你跟她合作的时候,有没有过忐忑,有没有过不安?
nà nǐ gēntā hézuò deshíhòu, yǒuméiyǒu guò tǎntè, yǒuméiyǒu guò bùān
(※「忐忑」は「気が気でない」。「忐忑不安」で「びくびくして気が休まらない」)
刘若英:有一点。就是当时我觉得她如果觉得可以,我就应该相信我可以。
朱军:就你很相信她
刘若英:
朱军:再相信自己
刘若英:对。其实我相信她是比相信我自己还要多。
就像我最感激她的就是她相信我比我自己相信我还要多。
我觉得相信这两个字是一个很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