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まみれの工事現場


上星期一我拔了智齿。坐从大阪到东京的新干线时,我的槽牙开始疼得忍不住。我用手机检索了东京车站附近的牙科诊疗所营业到晚上九点半。一下车就打电话预约跑着去这个牙科。医生发现了这就是智齿,劝拔牙。可是与其说”拔”牙不如说”粉碎”。然后我的嘴里变成了一个满血的”工地”。到现在”施工”的痕迹还有点疼。